一汽股份发售机械九院73.7%股权,意在作甚?

历史往往都在告诫我们,革新没有只是国家的生存开展之首,亦是重振企业的必要手段。

去年9月18日,刚刚履新一个月的一汽团体新任董事长徐留平,正式打响了一汽团体的“革新战”。随后,在他的带领下,一汽分辨设破红旗品牌事业部、奔跑品牌事业部跟解放品牌事业部;11月,一汽夏利作价29.23亿元,向一汽股份转让所持一汽丰田15%的股权;年关将至时,一汽系上市公司零部件企业启明信息、一汽富维又传出重组、混改的消息……

可能说,在一汽走向革新之路的要害时期,这所有这一切,都无可避免地被业内解读为是为一汽团体整体上市进行铺路所做的前序筹备。

如今,短短一年光阴没有到,当红旗汽车放下身段拉开市场化的大幕,新奔跑品牌也以全新T系列车型,再次撬动愈渐冰封的中国车市之时,作为一汽团体乘用车业务潜在的上市平台,一汽股份又公开“甩卖”旗下全资子公司——机械工业第九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机械九院”)。

近日,在上海联合产权买卖所所宣布的项目信息中显示,一则“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拟转让机械工业第九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73.70%股权,转让底价为69518.07万元”的信息赫然在目。

要知道,假使此次股权转让项目能顺利找到接手的下家,一汽股份持有机械九院的股权仅剩下26.3%。如此一来,我们没有由要问,失去设计研究院的一汽,究竟会拿出怎样的作品,并以何种姿态去面关于接下来厮杀更为猖狂的中国车市?

起底过往没有难看出,成破于1987年的机械工业第九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没有仅是中国最早从事全国汽车行业计算、工厂设计跟建设的甲级设计研究院,也是中国设计研究汽车工程与制造工艺历史最长、专业最齐全的科技型企业。

在国家“一五”至“六五”计划期间,九院完成第一汽车制造厂、第二汽车制造厂、北京汽车厂、南京汽车厂跟济南汽车厂等国家主要汽车工业基地的计算、设计跟改扩建工作,并向东风设计院、深圳设计院、天津汽车技巧核心、济南重汽团体、南京跃进团体等单位保送了大宗高端技巧人才,因此还被誉为“中国汽车工厂设计的摇篮”。

换言之,这家以工程咨询、设计为龙头,受理快捷拓展工程总承包跟工程监理业务的公司,对一汽股份的重要性没有言而喻。至于同样体会这一点的一汽股份,为何如此决然选择斩断本人的双臂?那定与九院江河日下的经营现状,脱没有了干系。尤其在诸如机械四院等同类企业竞争下,其优势也早已没有再。

虽然从财务数据方面来看,机械九院的表现依然尚可。整个2018年,机械九院营业收入约为11.53亿元,净利润达7795.43万元;而今年上半年,机械九院营业收入约为2.54亿元,净利润也达3777.31万元。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能看到,2018年,机械九院资产合计约14.69亿元,负债合计约10.3亿元,资产负债率已高达70.12%。而今年迄今为止,机械九院资产负债率同样在65%徘徊,涓滴不表现出好转的迹象。

一般觉得,关于企业而言,资产负债率的适宜程度都应保持在40%~60%。可见,如今负债率已在70%警觉线旁徘徊的机械九院在一汽股份眼里,已成了一颗“定时炸弹”的具备。

另一方面,大约有很多人会觉得,6.95亿元的转让金对一汽股份这样宏大的公司基本没有算什么。可事实上,从一汽轿车较弱的盈利能力跟一汽夏利的连年亏损中,其实已经让人难以相信一汽股份还能有充沛的现金流去维持现状。

去年,一汽轿车板块全年营收262.44亿元,同比下滑5.94%,净利润下滑44.88%至1.55亿元,与2017年比拟近乎腰斩。而一汽夏利则更是惨无人道,实现营收11.25亿,同比降低22.50%;净利润3730.84万元,可扣除十分常性损益的净亏损却高达12.63亿元。更夸张的是,那零星的净利润,仍是靠其转让天津一汽丰田15%股权中取得29.23亿元的投资收益后所得。

此前欠下的债太多,将来盈利前景又布满变数。为扫清开展障碍跟隐患,一汽股份甩掉像机械九院这样的“累赘”便成了理所当然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