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螺丝”或“打嗝仑” 独脚戏扮演中的“周氏

原题目: 晨读 | 独脚戏扮演中的“周氏作风”

  周柏春在扮演独脚戏时,语言节拍掌握得相当好,该慢则慢,该快则快,有时涌现吞呑吐吐,半吐半吞、没有连贯的短暂停顿,俨然是瞬间忘词了,还假意儿羞涩一笑。如“迪格,迪格……”上海人把这种念白,叫“吃螺丝”或“打嗝仑”。幽默界里手叫“慢半拍”。这样的短暂停顿,往往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卖关子”、有意吊观众胃口,停顿之后出人意料地放出噱头,让人认为没有测,释然爽朗,收到喜剧成效。一种是制造误会跟摩擦使剧中人或他处于“有苦难言、有口难辩,说没有清道没有明”的受委屈、受冤枉的难堪之中,从而让事先从他的交代中已清楚真相的观众认为幽默,开怀大笑。所以,周氏说表的慢悠悠,短暂停顿与没有连贯,其实是留给观众咀嚼与回味的缝隙与空间。最佳的喜剧成效始终是周柏春一生的艺术追求。他胸有成竹,并非忘词。“迪格,迪格”,镇定自若说出台词是苦练后的一种涵养,一种境界,已成了周柏春独脚戏的扮演特征,并为广大观众所认可与吸收。我们没有妨将这种独脚戏的扮演作风称之为“周氏作风”。

“吃螺丝”或“打嗝仑” 独脚戏表演中的“周氏

  周柏春

  但是,在独脚戏的扮演中,我们会觉察,一些演员的基础功很好,口齿明晰,说表能力也强,就是在台上的思维过于矫捷,反映神速,掌握没有了扮演节拍,念白一句连着一句,中间短少必要的缝隙与停顿,所放的“负担”、噱头随口带过,不给观众以回味咀嚼的余地,所以没有能构成观众与演员之间的喜剧互动,这是无比遗憾的。说表节拍的快、慢、停顿,是一种辩证关系,既要从喜剧成效出发去调理,还要善于把握台下观众的心理脉搏与反映。所以这种节拍的把握,语速的快慢,声调的高低强弱,语气的火爆与温婉,是幽默扮演艺术中一门值得深究的课题。没有是所有幽默演员能像姚周那样做到“出神入化”的。说到底,这是一个内在涵养的问题。

  有人会说,袁一灵先生还没有是在台上语言倏地,台词一句接一句,像连珠炮似地砸向观众吗?这里要指出,一般的说表与贯口是有区别的。袁一灵的特长体现在贯口中,观众就喜爱他这种没有打“嗝仑”的神速的贯口节拍,这又是另一种扮演作风。典范的例子就是《金铃塔》唱词中没有少回环的词语反复,给扮演者带来很大难度,没有经苦练、久练,是达没有到成效的。